[图片] “没想到快递员把快递送到了家门口,昨天听说快递员、外卖员可以进入小区了,今天就真送上来了。”家住上海虬江路 1368 弄长城苑的李女士十分高兴。随着疫情逐步稳定,上海市在继续严格落实“外防输入”要求的前提下,优化调整现行社区防控策略,明确快递员、外卖员等人员可以进入小区。不过上海规定:快递和外卖是否“送到 ..

恢复“送货到家”,还要关好“防控之门”

  0e5cabd9144d4a359dc4e683dd88197d.png

     “没想到快递员把快递送到了家门口,昨天听说快递员、外卖员可以进入小区了,今天就真送上来了。”家住上海虬江路1368弄长城苑的李女士十分高兴。随着疫情逐步稳定,上海市在继续严格落实“外防输入”要求的前提下,优化调整现行社区防控策略,明确快递员、外卖员等人员可以进入小区。不过上海规定:快递和外卖是否“送到家门”要征求客户意见。


  随着疫情好转,各地管控措施都出现松动。其中与生活密切相关的快递、外卖就从以往的“隔着小区门”变成了“送货到家门”。几乎所有城市的小区都已经向快递员、外卖员打开了大门。市民接收快递、外卖更加轻松了,足不出户就能“货到家门”,熟悉的门铃“叮咚声”再次回归生活。久违的“叮咚声”,让不少人听起来十分悦耳。


  为了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在防控降低等级之后,一些快递公司、外卖公司会要求快递员、外卖员落实“送到家门”的服务,同行业竞争之下的企业都想依靠“送到家门”的服务,争取更多消费者。因此,向快递员、外卖员打开小区大门之后,不少快递员、外卖员会直接按响“市民家的门铃”。


  这种服务理念是值得赞扬的。但是,鉴于目前的防控还没有完全取消,“直接到家”的服务,还有少许争议,“悦耳的门铃声”,在少部分人听起来有点刺耳。一个方面是,“直接上门”确实存在一定安全隐患,毕竟快递员、外卖员属于特殊的职业,他们接触的人比较多,“自己本身是安全的”,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是零风险”的,万一接触的其他市民存在风险,则可能给其他人带来风险。


  前几天,在我家小区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一位邻居有一个快递,快递员直接就送到了家门口,按响了门铃。结果我的这位邻居十分生气,不仅没有开门,还把快递员赶下了楼。此后还拿着酒精将家里的门铃进行了消毒。固然,他的这种做法太极端,让“主动上门”的快递员“无地自容”。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的是,对于目前的“送货到门”,大家的接受程度还是有不同的。有的市民欣喜若狂的接受“送到家门”服务,而有的人则不愿意“送到家门”。无论是什么情况,都应该是理解的。


  快递外卖恢复“送到家门”,市民也有权选择“暂不开门”的权力。因此说,防控的门还要关好,服务的方式还应该尊重市民选择。切不可鲁莽“送到家门”,把好事办成了坏事,大家心里就都不舒服了。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