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苏徐州打工的王先生年前回到老家安康市白河县冷水镇东村社区,发现给家里购买的年货在收货时要交“取件费”,他认为非常不合理。王先生告诉记者,这种情况并不只发生在他的老家,很多农村地区都是普遍存在的,这严重阻碍农村物流的发展,使得物流“最后一公里”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据王先生介绍,每次拿快递,只能收到菜鸟乡村发出的短信 ..

小件三五元大件要十元 菜鸟乡村“取件费”让村民苦不堪言

在江苏徐州打工的王先生年前回到老家安康市白河县冷水镇东村社区,发现给家里购买的年货在收货时要交“取件费”,他认为非常不合理。王先生告诉记者,这种情况并不只发生在他的老家,很多农村地区都是普遍存在的,这严重阻碍农村物流的发展,使得物流“最后一公里”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据王先生介绍,每次拿快递,只能收到菜鸟乡村发出的短信取件码,然后他再去代收点取货,“取件费”要看快递的大小,小件三五元,大件最高要收10元,收费已经持续了两三年。这家代收点不仅收他们村的快递,附近六七个村的快递都被“垄断”。现在快递已经包邮,但在农村还要被多收“取件费”,如果不交费,要么自己去镇上快递公司转运中心取,要么面临退货。

随后,记者联系菜鸟后得到的回复是,这家代收点是家超市便利店,与菜鸟是合作关系,代理5家快递,距离县城快递分拨中心约70公里,每天有50个左右的包裹。白河县是山城,因为距离偏远,代收点通过找社会车辆把货带到村里,因此会产生成本,均摊下来每件几元不等。菜鸟坚决杜绝末端收费不规范行为,目前已经采取紧急措施,在年前终止了和此站点的合作。虽然菜鸟和代收点终止了合作,但收费依旧持续,王先生说,即便不和菜鸟合作,村民们拿快递收费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有专家认为,快递企业分配给末端网点利润空间不足,是网点向消费者转嫁成本的直接原因。记者了解到,针对末端网点“生存难”问题,国家邮政局要求快递企业善用政策、多方合作,通过不断健全快递末端服务网络,实现资源共享,成本共担。还要求各级邮政管理部门要为“快递下乡”积极争取政策支持,降低快递末端经营压力,实现其可持续性运营。

北京大成(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昕说,快递企业未征得发件人(商家)和消费者同意情况下将快递交第三人转运,并将加收费用转嫁给消费者,对消费者造成利益侵害,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属于违约行为。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