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喻某将 10 箱价值 3 万余元的电子加工产品委托一家物流公司从西充运送到浙江乐清,运送过程中这批货物丢失,物流公司给予 5 倍运费共计 900 元进行赔偿,被喻某拒绝。2 月 18 日,记者获悉,西充县人民法院日前判决物流公司赔偿喻某 1.6 万余元(扣减已赔偿的 2 万元)。 [图片] 10 箱电子加工产品 运 ..

南充女子 3 万多元的快递被寄丢,物流只愿赔运费

市民喻某将10箱价值3万余元的电子加工产品委托一家物流公司从西充运送到浙江乐清,运送过程中这批货物丢失,物流公司给予5倍运费共计900元进行赔偿,被喻某拒绝。2月18日,记者获悉,西充县人民法院日前判决物流公司赔偿喻某1.6万余元(扣减已赔偿的2万元)。

574e9258d109b3de68284c76cd9e7889810a4cc6.jpeg

10箱电子加工产品 运送途中丢失

个体工商户喻某是西充县人,为浙江乐清某电子公司加工电子产品,她经常将加工后的产品交由某物流公司寄往浙江,这家物流公司是西充男子何某的独资分公司。2017年12月19日,喻某将10件电子产品交由何某运往浙江乐清,这10件电子产品未保价。

因电子公司一直没有收到这批货物,喻某进行查询,物流公司回复称:经核实,货物于2017年12月19日从四川发出,因网点异常导致丢失,深感抱歉。客户运费180元,未保价,公司可以按合同条款5倍运费协商赔付900元,喻某表示不接受。

不接受5倍运费赔偿 货主起诉物流公司

电子公司于2018年3月5日出具《丢失产品成本价目表》, 载明运送丢失的10箱电子产品合计35080元。2018年4月12日至5月1日,喻某多次打电话与何某协商、催要货款。此后,何某先后分6次向喻某共计转款2万元。对于这笔款项,喻某称双方经过谈判,约定何某向其赔偿4.5万元,这2万元属于赔偿款;而何某予以否认,称这2万元是借支给喻某的。

为此,喻某将何某及公司起诉到西充县法院。原告喻某当庭向法庭提出诉请: 判令被告立即偿付她丢失的电子产品成本费、加工费、运输等费用共计25489.5元。

对于喻某诉称的事实,何某提出了异议,称喻某只交了运费,没有保价。根据双方签订的货物运输单第三联中的内容, 应按客户运费的5倍赔偿喻某900元。同时指出,何某支付给喻某的2万元属于借支款,不属于赔偿款,何某保留追偿的权利。

对此,喻某说运输单第三联契约条款她没有看到过,之前何某承诺过,丢失一件货物赔偿5000元。

管理存在疏漏 物流公司全额赔偿

喻某丢失的货物应该由谁赔偿?西充县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虽然喻某在向何某交寄产品时未保价,但原告交寄的货物在被告寄递过程中丢失,被告既不能证明货物丢失系因不可抗力所造成,也不能说明货物在运输过程中丢失的原因,且事后未采取有效的查找措施,说明被告的管理存在疏漏,欠缺物流企业应当具有的基本注意义务。根据法律规定,因货物丢失所造成的损失,原告依法应当获得赔偿。法院对原告应当获得的损失数额确认为36880元。

根据喻某提供的双方通话录音和微信内容,法院对何某关于何某支付给喻某的2万元属于借支款不是赔偿款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扣减何某已经赔偿的2万元,喻某还应当获得赔偿款16880元。

c995d143ad4bd113093edf82588eb0074afb05b3.jpeg

货物运输中丢失由谁赔偿

全省十佳律师事务所———四川罡兴律师事务所主任任静:《民法典》第八百三十二条规定,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因货物的丢失不属于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故法院作出了上述判决。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