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后在快递行业全面复工的浪潮下,多家加盟制快递企业的网点却出现异常,快件积压、派送延误、私自签收、丢件等问题被众多消费者诟病。对此,相关快递企业归咎于春节后网点快递员返岗不及时造成人手紧缺。但事实上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在业内专家看来,快递网点普遍出现问题的背后是价格战所带来的压力。   百世圆通等多家网点被疑倒闭   ..

多家快递企业网点异常背后:价格战下的生存考验

        春节后在快递行业全面复工的浪潮下,多家加盟制快递企业的网点却出现异常,快件积压、派送延误、私自签收、丢件等问题被众多消费者诟病。对此,相关快递企业归咎于春节后网点快递员返岗不及时造成人手紧缺。但事实上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在业内专家看来,快递网点普遍出现问题的背后是价格战所带来的压力。

  百世圆通等多家网点被疑倒闭

  近日,一些消费者反映百世快递(以下简称百世)的包裹运输缓慢,到达网点后长时间无人配送或配送时间过长,其中涉及到北京、深圳、重庆等地网点。同一时期,还有消费者反映圆通速递(以下简称圆通)部分网点也出现了这些问题,有消费者的快件在网点积压半个月之久。并且除了快件积压延误外,物流信息的显示也扑朔迷离,消费者都不知道快件究竟在哪里。

  “春节后我在网上下了十几单,一些包裹压在圆通网点多日无人配送,还有一单到了北京转运中心后便停止不动了,过两天一看,物流信息显示又发到宝鸡了。”家住北京朝阳区劲松附近的消费者王小姐很是郁闷,客服也说不清楚她的快件究竟怎么了。

  “缺少人手、积压货物,都可以理解,为什么每次都未经同意和沟通,系统就更新物流状态‘快递已按照收件人约定时间配送’或者‘快件已放入约定地点,请联系业务员核实’。”网友“AoliGei-AB”称,这一点让他特别气愤。

  还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相关网点电话要么处于停机状态,要么无人接听,物流信息上显示的派送员电话也打不通。投诉后总部客服称将尽快处理,但之后就杳无音讯。

  除了百世、圆通外,还有网友反映韵达、申通、极兔等快递企业的部分网点也出现了该类问题。

  网友“ChenxxWang-Vin”称,他的韵达包裹在网点停留了十几天,物流动态显示异常,接着就快递异常直接退回,也无人打电话解释原因。“快递企业客服只说处理,到现在也没个处理方式。”

  快件延误多日,网点及快递员联系不上,消费者纷纷怀疑这些快递企业的网点倒闭了。

  一边是复工率90%一边是人手紧缺

  面对消费者的众多投诉及质疑,相关快递企业进行了回应。其中,针对部分网点快件积压及电话无法接通的情况,百世快递解释称,网点电话无法接通系个别末端网点优化调整所致,快件积压是因为春节前后,快递件量大幅增加,导致个别网点出现人手不足。而圆通北京公司方面则回应称,相关网点不存在加盟商跑路问题,只是个别网点加盟商出现正常更替,其他出现异常的网点则是年后网点快递员返岗不及时所致。

  无论是百世还是圆通都表示,所涉网点已做调整,并增加人手加紧派送,但目前仍有很多网友反馈称问题依然存在。并且,消费者反映的情况涉及的不是一两个网点,也不是单纯一家快递企业。为何这么多网点都出现了问题?难道这些网点都人手紧缺?

  值得注意的是,2月15日(大年初四),圆通、中通、韵达、顺丰、百世等快递企业便宣称已结束春节模式,开始陆续复工。到了2月26日(正月十五)左右,这些快递企业纷纷表示,从总部到省区及各大转运中心、分公司,人员都已基本到岗就位,当前收寄服务和派送时效已恢复正常。

  国家邮政局监测数据显示, 2月18日(正月初七),所有快递企业全面恢复正常营业和生产运营,八成以上快递员工已返回工作岗位。截至2月28日(正月十七),全国邮政行业复工人员达246万人,复工率达90.2%,快件日揽收量和投递量分别达到1.62亿和1.6亿件,复产率分别达到81%和80%。

  一边是90%的行业复工率,一边是人手不足,快递网点异常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价格战下网点生存艰难

  “快递网点异常不仅仅是因为春节,也不是因为人手紧缺。”在贯铄资本CEO、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看来,随着价格战的加剧,部分快递企业总部对网点的欠账太多(过去几年总部对网络的投入不够),其网络的稳定性面临很大的挑战。再加上网点和快递员的利益保障没有改善,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问题难免会集中爆发。

  近几年快递行业价格战愈演愈烈。价格战传导到网点导致派费下降,而这也致使部分网点的生存陷入困境。

  据了解,2020年9月中通快递北京延庆网点曾发生异常,原因是加盟商撤摊不干了。当时该网点的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中通延庆网点之所以会乱,是因为9月开始总部降低了网点的派费,过低的派费对网点承包商造成很大的压力,甚至开始亏损,最终运营不下去,从而造成了快件大量积压。当时该负责人还透露,中通北京管理中心对网点的罚款很多,只要有投诉、延误的情况,就会对网点和快递员进行罚款。

  从中通延庆网点出现的问题中可以看出,压倒快递网点的除了派费下调外,还有各种罚款。总部对网点罚款,网点又转嫁到快递员身上,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网点的波动。

  最近网上还曝出一些快递员倒欠网点钱的消息。比如,一位浙江的快递员称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应发金额为10844元,但是扣完各种费用与罚款,应发金额只有56元;湖北数十位快递员干了将近一年,却倒欠网点100多万元,这100多万元就来自各种罚款。

  在赵小敏看来,快递企业总部与网点之间多年的问题,最近通过价格战表现了出来。五六年前快递企业在集中上市后,加速了成本大战,比较薄弱的快递网点面临更大的压力,那时快递企业就应该重视网点的发展,加强对网点的投入。但是有些快递企业应付了事,没有及时进行架构调整,管理能力也没跟上,网络投入也不够,一系列失误导致更大的系统性问题出现。“总部和网点只是简单的利益关系,没有深层次的价值捆绑。”赵小敏一语道破快递网点不稳定的根本问题所在。

  显然,2021年快递行业价格战依然会继续。据悉,2021年1月,在业务收入和业务量同比大幅增长的情况下,顺丰、圆通、申通、韵达四家上市快递企业的快递产品单票收入同比继续下降。“未来一年快递网点波动还会比较频繁,快递企业要成立全天候的应急小组以应对问题。同时,快递企业还要尽快进行组织及产品架构调整,总部加速让利,帮助网点强大。快递企业总部变小,网络变大、变强才是发展之道。”赵小敏表示。


回帖